超感应假说

八斗才雄

首页 >> 超感应假说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丧病大学 地球赎回中 无限剧本杀 灵异养生馆 我靠烧香续命 惊悚夜话 刑事技术档案 铁齿铜牙纪晓岚之飞天状 攻玉
超感应假说 八斗才雄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 -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第59章 探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澹台梵音实在受不了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而依依不舍的睁开眼睛,时钟指在早晨7点,房间内,由于光线的角度,自然而然的形成了光影错落相交的景象。她不悦的抓起床头的玩具扔了出去,然后,坐在床上愣神。

想起昨晚,沈兆墨的样子明显不对劲,口中说着没事,但找到他时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却格外消沉,格外痛苦,甚至连自己的心也跟着疼起来。原因,她没有问,也不忍心问,只觉得能让他伤心到如此地步的原因不会被轻易说出口,而那原因所造成的结果以锥心之痛来形容,大概……不为过。

只怕,不是小事,她在心中思忖。沈兆墨的过去,穆恒没有透露半分,这让她感到有些遗憾。其实……她想知道的,特别是想亲耳听他讲。

澹台梵音梳洗更衣后离开房间,打算上楼到母亲家吃早饭。她满屋子乱转,找寻不知道藏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的甘比诺,自己这两天忙的晕头转向,根本无暇照顾它,决定还是寄放在母亲那里。

“甘比诺!出来!”澹台梵音喊着,心想那小东西该不会还记仇吧。

“甘比诺!”她又喊了一声。

这时,一只硕大的、圆圆的脑袋才从桌子下面慢悠悠的伸出来。

双手抄起胖猫,穿上鞋,带上门,澹台梵音乘上电梯往楼上去。

*************************************************

智音师父的到来没有引起太大的风波,相反,他受欢迎的程度超出了沈兆墨他们的预料。特别是杜苑,感动的眼泪直流,看她虚弱的状态,总觉得假如今天不做点什么,她就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先从杜炳渊出事的屋子开始,然后依次递进,一个屋子接着一个屋子的向后走。师父口中喃喃念着经文,穆恒试着侧耳倾听,却听了半天都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因为他根本听不明白师父到底在说些什么,语速快不说,连念经都是一股浓浓的河南味。

“就是没有口音,你也听不懂。”秦壬在旁调侃。

房子很大,转一遍要花费不少时间,因此,在结束之前,除了在上班的廖霖源,其他人都聚集在一楼会客厅——整栋建筑中唯一一间没有安装窗帘的房间,也是唯一一间阳光照射的进来的房间。那里有四扇同一样式的大窗户,此时全部敞开,阵阵带有花香草香的微风吹进,似乎稍微缓解了一些杜家馆内浓浓的阴气。

灵灵坐在沙发上,仿佛追寻着什么似的,脖子一个劲儿的转过来转过去。

穆恒环视了一圈,开口说:“各位真是勇气可嘉,都这样了,还能住得下去。”

沈兆墨观察着他们兄弟四人,杜炳霆冷静到残酷,杜宁有些脸色苍白,但还算镇静,杜苑惶惶不安,杜文的注意力则完全放在了没有一时消停的女儿身上。

“要不是为了钱,我压根就不会回来!”杜炳霆毫无遮掩之意,不耐烦的说道。

“炳霆!”杜宁轻轻瞪视对方。

“行了!姐,你崇高!你伟大!全家只有你留在这儿的目的是照顾老太太!话又说回来,你照顾不是理所当然的嘛,你要是不做,就叫什么来着……哦,猪狗不如。”

包括杜炳霆,杜家大部分的孩子自幼就在畸形家庭环境下成长,所以从很早开始就没有了同情心与亲情。

杜宁没有回嘴,而是乏力的摇摇头,叹了口气。她习惯了这些兄弟姐妹的尖酸刻薄,习惯了这样的冷嘲热讽,多说早已无益,白费口舌而已。

“难道你就不担心吗?下一个可能是你或我啊!”杜苑压低嗓子说,大概是听到了屋外时高时低的诵经声,她情绪好转了不少,可仍然是战战兢兢的。

“我?绝不可能!你们招来的杀身之祸,别把我算上!要我说,大姐你还是离开吧,命要紧。”说完,他舔舔嘴唇,邪恶的笑笑。

“杜女士,你没联系你丈夫吗?有个人陪你也不至于太害怕。”周延问。

“他……工作太忙了,过几天才能过来,我丈夫不喜欢这里。”杜苑结结巴巴的答道。

“你们吵架了?”

杜宁温柔的询问,却得到了杜苑一个恶狠狠的目光,她立刻感到有些尴尬,把头转向另一边。

“我们这帮人中,有正常家庭的只有我和二姐。”正在照看孩子的杜文,一边抱着灵灵,一边冷冷说道。

此话不假,去世的老大杜炳渊和老二杜炳博均很早便离异,此后跟妻子和孩子再无联系。二人的前妻曾告诉周延,两兄弟脾气古怪,阴晴不定,无法长时间相处。而杜炳威和杜炳霆,四十多岁的两人一直单身。杜炳威游戏人间,是个情场老手,惹了一身情债。杜炳霆专供事业,虽然在经融投资公司做的风生水起,风评却差的要命。至于杜苑,从方才的对话中,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杜文之所以不同,是因为她还在襁褓中时就被池英托给了一位亲近的朋友扶养。被送走的理由,养母讲是由于当初父母工作太忙,加之孩子太多,实在分身乏术,被逼无奈下才将她送走。不过,这理由杜文不信,从来不信。

“我先生不反对我留在这儿,”杜宁挤出一个微笑,慢慢说道:“自从孩子出事以后,我只要一个人在家就会胡思乱想。在这儿,一来可以照顾妈,二来,也可以分散精力。”

“您儿子是在国外出的意外?出去玩儿时发生了事故,对吗?”周延问。他们查到杜宁的独生子康煜在美国上学时,在科罗拉多大峡谷出了意外。

杜宁眼中露出痛苦,“他去美国读书的第一年,跟朋友去了峡谷,没想到却因好奇而在里面迷了路,警察找了好几天,找到时已经……他走时刚刚满18岁。”

这时,杜文轻轻的把手放在杜宁的肩上。

“杜苑女士,”沈兆墨再次把苗头对准杜苑,“你们之前做得事,有他人知道吗?”

“没有,我谁也没说过。”杜苑摇摇头。

“那,有没有可能是你的兄弟们喝醉酒……说漏了嘴?”

“我不清楚,不过要是真有的话,不应该早就闹起来了吗?你认为他们是被人报复?有人憎恨我们,偷偷溜进来,杀了他们?”与说出的话截然相反的是杜苑脸上的表情,竟然有一丝高兴和安心。

“关于案发现场,关于死者的死亡姿势,各位有什么头绪吗?”穆恒问。

“头绪?能有什么头绪,我还等着你们给我个答案呢!究竟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才把人祸害成那样!还把腿还有胳膊砍下来放进盘子里,真他妈的变态!”杜炳霆嚷嚷道。

“我也没有,有的话我早说了。”杜苑说。

“沈队长,死的毕竟是我们的亲人,就算关系再怎样恶劣,也绝不会有线索而不报的,我们是真不清楚。”杜苑表情严肃。

“好,”沈兆墨不以为然的点点头,“来谈谈各位知道的,每天晚上在宅邸溜达的东西是什么?现在哪儿?”

顿时,寂静一片,因为太过于安静了,所以那阵充满着浓浓河南口音的诵经声此时格外清晰。他们,仿佛是看到某种十分可怖的东西,恐惧着;呆滞着;恍惚着。流淌在周围的似乎已然不是空气,而是毒气,毒侵入体,五感渐渐丧失。

“听说,杜家的每一个人都清楚那东西的存在。它跟对杜炳渊、杜炳博和杜炳威的死有着很大的关系,还请你们说实话。”

再一次,杜家四姐弟纷纷惊愕失色。

“不要!”

突然,灵灵的一声尖叫打破了紧张的气氛,她快速从杜文怀里钻出来,一边大叫着“不要”,一边向房间外飞快跑去。走廊上,澹台梵音负手而立,而智音师父正对着一处角落喃喃自语。

“不要,不要……”灵灵跑过去,抓着澹台梵音的衣角使劲摇晃,眼泪哗哗的从那双干净纯洁的双眼中不断涌出。

沈兆墨几人一怔,齐刷刷的望了过去。

澹台梵音屈膝蹲下,双手搭在灵灵肩膀,耐心的解释着什么,可是灵灵根本不听,依旧扯着她的衣服,哭闹不止。直到智音师父转过身,对她说了几句话,灵灵才总算收住了哭声,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走回妈妈身边。

澹台梵音站起身,刚想开口,却见师父慈祥的一笑,点了点头。

事情发生的快,去的也快,沈兆墨收回视线,重新放回了屋内。

“沈队长,”杜宁率先开口,“恐怕要让您失望了,你说的我一句话都没听懂,您说晚上出来什么东西,我可什么也没见过。”

“你……从哪儿听来的,都是胡说八道!”杜苑表情夸张的整张脸都在扭曲。

杜宁接着说:“二哥死后,警察已经把这里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搜过一遍了,我是不知道你们在找什么,既然没找到,就说明这里没有。”

“你们是怀疑我们把凶手藏起来了?”杜炳霆冷哼一声,“你们行不行?都带脑子了吗?要不然换一批来吧,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他像赶人一样的把手在空中挥了几下。

秦壬立刻火冒三丈,要不是周延一直在旁按着他,他真能上去给他一拳。

会有这种反应,也在意料之中,沈兆墨心中忖度,从刚才的反应来看,他们知道那巨人的存在不假,却不清楚它与谋杀有关。

“沈队长,该去二楼了。”澹台梵音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由于二楼住着池老太太,考虑到她的状况,澹台梵音建议杜宁跟着一起去,以防万一。沈兆墨答应了一声,杜宁站起来整理整理衣服,两人跟着澹台梵音和智音师父往二楼走去……

先是眼前一黑,然后脚底一滑,还没等澹台梵音反应过来,沈兆墨一个跟头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沈队长!”澹台梵音尖叫起来,叫声立刻引来其他人。

“老墨!”

穆恒首当其冲,第一个冲到沈兆墨身边,一边叫喊着他的名字,一边查看他的头部、颈部有没有流血,有没有扭伤。在确定了没什么明显的外伤后,便与秦壬、周延三人小心翼翼地把沈兆墨抬到卧室。

“头部没有伤,好在是从楼梯的半截腰滚下去的,应该没有大碍,等他醒来再看看要不要去医院。”给他枕好枕头,盖好被子,穆恒站在床边宽慰道。

“怎么突然晕了呢?”周延担心的问。

“太累了吧,也许没睡好。”

穆恒这才想起,昨晚沈兆墨回到家时都已经是凌晨3点,加之他心事重重,怎么可能休息的好。澹台梵音守在床边,也是一脸的担忧,脑中不知不觉回想起昨晚的画面,心中又是一阵疼。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沈兆墨才终于发出一声低微的呻吟声,同时眼皮微微晃动,见状,众人立马围在了床边。

“老墨……”穆恒试着唤道。

“沈队……”

沈兆墨慢慢睁开双眼,茫然的望向四周。

“老天保佑,墨哥你总算醒了!”秦壬长长的松了口气。

“沈队,你没事吧?”周延焦急的确认。

沈兆墨不回答,眼神有些发愣,他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自己。

“老墨,你有哪儿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

“………”

“墨哥,你哪儿疼吗?”

还是不说话。

“不是,兄弟你别吓我啊!你倒是说句话啊!”面对一脸呆滞的沈兆墨,穆恒急得都跳脚了,这不会摔傻了吧。

“沈队长,你要不要先坐起来?”澹台梵音柔声问道。

呆滞茫然的眼神在刹那间转变为惊慌,紧接着眼泪夺眶而出。

澹台梵音诧异的盯着他,下一秒只觉得自己身上一重,沈兆墨猛地坐起身紧紧抱住了她,头埋进她的怀中。

这是……发生了什么……

澹台梵音浑身一紧,正要用力推开他,只听怀中之人用微弱的、带着满满无助与恐惧的声音唤了一声:“大姐姐……”

喜欢超感应假说请大家收藏:(m.flshuwu.com)超感应假说飞卢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向往的生活之我不是明星 我能看透一切 海贼王之抽取系统 炼金手记 洪荒:吾乃龙帝 大秦超级抽奖 lol:巅峰时代 洪荒:吾乃紫微大帝 我夺舍了精灵王 港片世界当咸鱼 我真的不是NPC 都市之好感值系统 我,诈骗了全世界 末日前,我建造了一座城 八十年代甜蜜蜜 他在月光里降落 魔鬼的体温 网游武侠:开局获得北冥神功 我成了小说反派昏君 我的儿子是皇帝
经典收藏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我有五个大佬师傅 我靠烧香续命 冤死录 助梦师之悲欢 危情追凶 凶案侦缉 丧病大学 妆容入殓师 罪恶不赦 猎证法医2悬案组 铁齿铜牙纪晓岚之飞天状 凶案调查 猎灵人 超感应假说 青行灯 请魅惑这个NPC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
最近更新 猎证法医3重案组 危情追凶 我在逃生游戏里开挂了 铁齿铜牙纪晓岚之飞天状 凶案侦缉 猎证法医2悬案组 灵异养生馆 道高一丈 游戏,在线直播 落溷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 助梦师之悲欢 天命新娘 路边捡了个未婚夫 冤死录 异能力怪奇事件簿 破云 惊悚夜话 猎灵人
超感应假说 八斗才雄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 -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