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游戏实测指南

查有此人

首页 >>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 >>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游戏,在线直播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无限剧本杀 猎灵人 妆容入殓师 破云 惊悚夜话 地球赎回中 亲爱的弗洛伊德 我靠烧香续命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 查有此人 -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全文阅读 -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txt下载 -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楔子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说实话,你现在的情况不太好。”

心理医生看着手中的报告书担忧的望过去。

“不妨尝试着给陌生人一些信任,大部分人都不是什么犯罪分子,不需要过度的警惕和防备。还有同事,相信他们也很愿意分担你的烦恼,帮你减轻一些压力。”

楚忱却发现对方因为动作,露出了工作装下精致的衣边,口红的色号更加鲜艳,假睫毛被剪成小撮黏的自然而均匀,毕竟在一个星期以前它们还没有那么密集。

大概在工作结束之后有一场重要的约会,他如是推测到。

“你还可以去试着交一些朋友,你知道我说的不是工作上的同事,私人关系的那种。一起吃吃饭,出去走走,让你的大脑放松一下。过度的在意细节和信息,只会让你的神经不堪负荷。生活并不只有黑暗的,试着去相信美好才能走的更远。”

医生顿了一下,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却发现他只是淡淡注视着她,似乎在听却没有任何反馈,她只得无奈继续道。

“所以,我的建议是,你不妨休息一段时间再开始工作,或者换一份轻松闲适的工作,可能会更有利于你现在的状况。”

最后女医生在医嘱和药物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楚忱注意到对方连指甲都重新修过。

“好的,我会的,我下午就去和领导商量。”他礼貌的接过单子站了起来。

对方抬头看了一眼时间,佯装生气的打趣道。

“你总是这么守时,这让我很怀疑自己的魅力。”

楚忱听此笑了,出门前夸张的行了个绅士礼,说。“相信我,您一直都魅力四射,是我自己的问题。顺便,祝您约会愉快。”

等楚忱离开后,医生发现滴水未动的茶杯,轻轻叹了口气。

从老徐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楚忱的心情就跟外面的天一样,乌云压顶说不出的堵,又有种破罐子破摔马上释放的轻松感。

这个点正赶上工作时间,局里的人都在忙,上级这一层的办公区静悄悄的,想到刚才老徐怒气冲冲直说他这样突然离开对不起大家的样子,楚忱识趣的挑了个最偏的楼梯,溜着边快步走过了二三楼的办公室。

好在最近刚碰上新案子,走访的走访,调查的调查,一个人也没碰见。一楼留守的是新来的跟他不熟,自然也就没多少寒暄。

楼外大院里就停着他的车,上车一脚油门,离了局里没多远便下起了雨。

大雨如潮水一般一阵比一阵猛烈的肆虐着,雨滴敲击车身的声响连成片,雨刷都抹不去的雨帘,将车厢内狭小的空间隔绝成了一片孤岛。

楚忱握着方向盘,盯着被雨水扭曲的红灯,脑中仿佛闪过一些纷杂的画面。

医生说的话,嫌疑人的争辩,最后无罪释放的文案,混杂着翻搅着,可真去细想,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不知多久,直到后方的车辆催促的喇叭声,才让他从这些意念中恍然醒来。

雨太大了,最后他花了比平时两倍的时间才绕路回到家。

没带伞,冲进楼栋的路上毫不意外的被浇了个透心凉。

拉扯着浸水黏着的衣服,楚忱掏钥匙打开了门。

刻意全换成暖色调的温馨客厅,依旧是说不出的冷清,楚忱将暖气调到最大,随手把辞职批准和医嘱扔在桌上,边走边脱下湿黏的衣物,走进了浴室。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洗个热水澡。

没想到的是洗到一半,突然停电了。

浴室里一时一片漆黑,只剩哗哗的水声刺激着神经。

黑暗中,楚忱咬牙一拳打在了墙上。

就在他准备关掉水去拿毛巾看是不是电闸出了问题,电却莫名的又来了。

楚忱盯着灯反倒冷静下来,快速的冲洗完擦干走出浴室,屋内的温度此时已经升了上来,他套上简单的衣服,没管滴水的头发,拿着工具检查了一遍电闸。

没有跳闸,也没有被动手脚的痕迹。

楚忱转身回屋去看自己之前导出内部数据时用的连机箱的老台式。这种淘汰的老式机,即使关机了,只要断电再来电就会重新启动。

没有开机,所以说之前只有浴室停了电。

看着不是待机状的屏幕,楚忱从衣柜的暗格中拿出之前从舅舅那弄来的检测仪。

浴室里还弥漫这沐浴后的蒸汽,淋浴隔间外的地板上留着他刚才出去时的水迹,楚忱环视一圈,肉眼并看不出什么可疑之处。

他打开仪器里里外外角角落落的把厕所检查了一遍,连马桶都没放过。

可手中的仪器安静如鸡,什么都没有。

难道真是他神经出了问题已经神经质了?

楚忱狠狠闭眼,再睁开,眼底却是一片疲惫。

他关掉手上的仪器,把这东西扔回柜子里,懒得再管。

有问题就有问题,说不定真是他神经过敏。

抽了条干毛巾,随意擦擦头,楚忱便回到客厅的瘫在懒人椅上开始思考人生。

楚忱觉得自己前二十几年其实过的挺简单,开始的十六年在母亲严厉的教导下,学会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和他父亲喜欢的小宝贝,母亲被害死后的五年,从父亲的掌控中逃脱到找到海外的舅舅进行学习,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在学习三年回国四年的上个月,他将自己的这位只负责生不负责养的父亲送进了大牢,贪污受贿外加刑事犯罪,明年三月执行死刑,这个畸形家庭的制造者们终于都不复存在了,唯留他一个畸形的产物在世间挣扎。

兜兜转转折腾了28年,楚忱才歇口气想好好继续自己往后的工作,就判断失误,累及无辜,甚至差点伤人性命,到最后心里医生的诚恳建议,他想他或许真的应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躺在懒人椅上迷迷糊糊的,挣扎在半睡半醒的边缘,楚忱恍惚间似乎听见了电话铃声,然后他感觉自己接起了电话,是舅舅。

楚忱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好像扯到了新生活还有医嘱什么的,意识犹如被抽离了一般,所有的感知都漂浮着没有落点。

仿佛一瞬,又好似过了很久,等他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满是血污的厕所里。

周围一片漆黑,但刺鼻的血腥味不断撩拨着楚忱的神经,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能够大致看清隔间木板上乱七八糟的污渍,还有站起时鞋底摩擦地面带出的黏腻触感。

他仔细分辨了一下混杂的气味,环视一圈 ,甚至掀开马桶盖检查了一番,太过于真实的细节,让一时无法分清到底自己是在梦境,还是遭遇了绑架。

所以他这是在那里,还是真的只是个梦?

“不是梦,你在实测世界里。”

“谁在说话?”楚忱警惕的环顾四周,甚至抄起靠在墙边的马桶搋子防身。

“我在你脑子里,也不是,反正你现在已经变成我了,我也不想活了,就这吧。我把关于这的基础信息给你,你能理解多少理解多少,要是这个世界能顺利结束回去,就代我好好活吧,我走了,拜拜~”

“什么?”楚忱还未明白脑海里响起的声音在说什么,就感觉一阵头疼,等疼痛消失,一些陌生的名词和信息正在脑海中翻涌。

他现在竟然顶替了一个跟他同名的未来人在玩游戏,还是恐怖游戏?

楚忱镇静下来快速理顺脑中的信息,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现在还是楚忱,不过是几千年后星际时代的楚忱了,原主在这个世界是个怀才不遇,吃着低保的孤儿,没受过什么好的教育,又投入开发游戏的时代热潮之中,最终卖身借贷,失败后不甘放弃,决定铤而走险再赌一把的鬼才。

原主买了黑市上的非法游戏头盔,进入一个未完成的B级恐怖游戏实测世界。

在这里只要你进来,能活着出来还不被正规军发现,那所有的怪物都是积分,而且初始积分高达10000,如果碰到奇遇积分还能翻倍,多来几次欠债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结果不知道是因为非法头盔质量不好,还是接入出了问题,直接召唤来了现在的他,原主被他的精神体挤走了,也就是刚才和他说再见的。

显然对方高高兴兴的将弱鸡身体和一堆烂摊子留给了楚忱,然后愉快的去投胎了。

“喂!等会,你给我回来,你他妈还没告诉我怎么回去呢!!!”楚忱想清楚也难得抓狂,他在自己的时代过地好好的,说穿越就穿越,讲不讲点基本法。

话音渐落,却没有得到回答。

楚忱握紧手中马桶搋子,这才想起他现在是在一个会随时丧命的游戏世界里,那样的大吼大叫无疑是告诉那些怪物们食物在哪里。

黑暗中,所有物品都模糊的只剩深浅不一的剪影,唯余下头上被分割的狭窄屋顶,进退不得,其他知觉被无意识的放大。

他似乎听到一些细微的声音,沙沙的,有些像衣物摩擦着地板。

沙沙——

滋滋——

拖地的衣袍下,锋利的尖刃刮擦着瓷砖。

沙沙声越来越近,停在了一门之隔的前方,作为最后一道屏障的门板,更像是通往死亡的大门。

腥味越来越刺鼻,就在楚忱屏息以待的时刻,一滴冰冷的水滴打在了他的颈间。

他猛地抬头,只见利爪破风而来,紧随其后的是黏湿毛发下满脸是嘴的血盆大口。

楚忱矮身躲过利爪,从下至上用搋子一把堵住正在张开的大嘴,借着惯力将发量惊人的怪物被利落的一头摁进了马桶里。

用皮搋子很有技巧的捣开还想反攻的长指甲,再对准漂浮而起的黑发一阵猛戳,之后为防止冲不下去,按了三次冲水,一通暴力强塞后盖上盖子,一脚踩在了马桶盖上。

然后他就听到,脑中一个机械女声道。

“叮咚,积分100已到账,请注意查收。”

真他妈的在游戏里,楚忱咬牙,即使这样也还是一时无法相信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

他说不能回去,就不能回去?他说是是实测世界,就是实测世界?

楚忱偏不信这个邪。

打定主意的他开始快速搜索自己现在能用的东西,将身上的衣服翻了个遍。

干净利落的迷彩和军靴,口袋里空空如也,只有腰间有个不知道什么用处的夹子,上面有三个按钮,楚忱试探的按了个遍。

分别弹出了一把水果刀,一个打火机和两个小鞭炮,对没错,就是那种从一万响大鞭炮中摘下来的小鞭炮,还有一根小手臂长的棍子。

楚忱合计了一下,觉得这些东西还没他手上这个马桶搋子管用。

直到最后按下最后一个按钮,之前那人传给楚忱的信息再一次被印证。

因为最后一个按钮弹出的是一个半透明的屏幕,上面的信息很简洁,只有四行。

实测ID:1052

积分:10300

总进程:50%

获得道具:0

那又怎么样,是游戏就能退出,说不定退出了他就回到地球。

楚忱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他颠了颠手里的马桶搋子,轻轻推开了厕所隔间的门。

厕所不大,只有一排隔间,没有小便池,尽头大门的位置装着洗手池和镜子,只是室内不见一丝光,这具身体的夜视能力一般,有些东西只有靠近才能看清细节。

所以等楚忱走近,他才看见镜子里正有一只长发怪物在往外爬,一半在镜子外面,一半卡在镜子里面,贞子的姿势学的有模有样。

就在这家伙要抬头张嘴的时候,楚忱毫不犹豫拿起马桶搋子,对准那脑袋一个蛮力把它又塞了回去,塞完了还不忘点了根小鞭炮扔进去。

一声闷响,就见镜子里面燃起了熊熊烈火,隔着镜面仿佛都能感受到那炙热的温度。

楚忱收起打火机摇摇头,别人头发都沾水,你这玩意非要沾油,看烧起来了吧。

没再管这倒霉催的怪物,他将厕所大门推开了一条缝,快速闪身出去,又把显眼的火光关在了门内。

门外的走廊一样是一片漆黑,刚才眼睛受了强光刺激,楚忱握紧手中的搋子,警戒的闭了一会眼才再次看清楚走廊内的景象。

第一感觉便是空,入眼能见的走廊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楚忱环视了一圈,没有怪物,没有障碍,一切都一目了然。

他慢慢走向窗边,能看见繁复的铁质栏杆将窗户包的严严实实,天空中没有月亮,阴沉沉的,标准的恐怖片杀人夜。

底下看不清他到底在几楼,不过看风景应该不低,再远的东西便只剩模糊一片,像是被马赛克了一样显得有些不真切,也不知道是他的眼睛问题还是这里的场景问题。

他继续往前走,借着打火机微弱的火光,他在结了蛛网脏乱的门牌上看见标着四零几室的字样,而在走廊的尽头大门上,有着鲜红的三个字手术室。

楚忱猜测他应该是在一家废弃已久的医院或者疗养院,而且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西方国家的,年代久远。

因为根据原主给的信息,这种所谓的实测世界,就是通过收集宇宙垃圾场的精神碎片,复原在地球时期的精神产品里的世界,这样形成的高维世界往往在运行前期不受AI控制,只能进行人工的标记和激活,这个过程会带来大量这个世界能源,收集起来将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所以原主才会冒险参与赚取积分,并且出现楚忱眼熟的地球场景。

关键是他现在在的是一个未完成的世界,说白了,就是游戏代码还存在BUG,世界完全不能按逻辑来理解,出现什么都有可能。

没逻辑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游戏里真会死,即使没有被杀死,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这个游戏,也很有可能会因为连接关闭,被困在游戏场景中,永远沉睡。

而标记则依照场景和完善程度的大小,难易还有时限各异,在规定的时间内探索完80%的场景、剧情或者核心点被标记,这个高维世界才能在现有AI的掌控下,成为一个普通的全息游戏。

最操蛋的地方在于现在完成度才50%,剩余时间不知道。

知道炸弹要炸,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炸,简直比直接炸了还难受。

意识到问题的紧迫性,没有久留,楚忱开始下楼。

连通楼层的楼梯在最边上,不宽,随处可见地上黑漆漆的污渍,不知是血还是别的什么,并且能从一晃而过的火光中,看见下面楼道里开始出现凌乱摆放的床位和束缚椅。

砰砰砰——

是枪声。

违法者不可能这么招摇,只有可能是那些别人请的专门来标记核心点的正规军。

想到原主是违法进入这个游戏世界蹭积分的,不出力还抢占资源,对方必定不友好,那被发现了只有两种可能,被干掉,或者暴力清空积分,反正下场都不让人好受。

因此楚忱快走几步,找了一间没锁的房间溜了进去,只留了一道缝观察情况。

可没想到的是,情况还没来的及观察,这边就先遇上了事故。

戴着护士帽穿着有碍市容,整张脸上只有缝纫线和嘴的女护士,正以猛虎扑食的架势挥舞着利爪冲来。

一搋子怼开凑到眼前的大口,楚忱侧身躲避随机而来的利爪,并立刻扑到滑动床边,拽着铁床隔开他和眼前这个力量明显上了一个档次的人形怪物。

两相对峙楚忱才发现这玩意的舌头奇长,刚才皮搋子堵住了,现在隔着床还能甩动着四处攻击。

楚忱一手拖着床,一手挥着皮搋子僵持着,双方一时不分上下,都奈何不了对方。

但是楚忱清楚,怪物不会累,他会,必须尽快找到解决的办法,否则等着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就在他背靠门飞速思索间,只觉背后一凉,莫名的危机感让他下意识的疾行数步。

可惜肉体跟不上意识,他还是被踹开的木门扫到尾,大力撞到铁床上,铁床把怪物怼的一个踉跄,舌头甩的乱飞,差点没让楚忱跟它来个亲密接触。

进门的男人抬手一枪,解决的干脆利落。

低头就见侧躺在铁床上,拿着马桶搋子指着他的楚忱,凉凉道。

“肉鸡?”

“老大,怎么了。”后面有人问道。

见来人收回了枪,没有继续的打算,楚忱才稍稍放松紧绷的姿势,弯腰按住自己疼痛的肋骨。

是还算友善的正规军,看样子没打算杀人。

“这里有个肉鸡,清空积分带走让他去接待站。”男人吩咐完就懒得再管,转身让开路走了出去

顾忌着对方有枪 ,自己不占理,楚忱没有反抗任由进门那人清空了自己夹子里的积分,感官却从见到他们的那一刻起再没停下来。

来者三个人,男性,声音和体态证明他们应该在二十到三十的巅峰时段,受过专业训练。特别是打头踹门进来的那个。

人很高,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具体身高,但是就体态和对比,这个人应该接近一米九,力量和爆发力极佳,手臂的肌肉线条表明,徒手捏碎他的喉骨应该不成问题。

楚忱摸了一把第三个按钮,看着屏幕上被清零的积分,最后什么都没说跟上了这三个人。

他现在的首要目的不是积分,而是标记核心点出去,所以积分不重要,跟着他们找到核心点完成标记退出才是大事。

看这些人并不慌乱的样子,楚忱猜测离游戏结束时间应该还早。

他们并没有下楼反沿着楚忱下来的楼梯而继续向上,看样子是在寻找核心标记点。

这个核心点说白了,就是支撑整个世界运作的能量源,所以在靠近能量源的地方,常常聚集着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怪物,或者最危险的环境,而标记往往都是以摧毁它们为方式完成。

B级世界版图太大支线剧情很多,规定时间内很难达成,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会选择标记核心点来掌握这个世界。

核心点,是他们想找的,也是楚忱想找的。

所以接下来楚忱老实的跟着他们回到了四楼,并在他们强大的武力压制下,顺利的进到了之前因为考虑到安全原因没有进入的房间内。

在手术室对面的走廊尽头便是院长室,也是这些人的首选目标,楚忱见他们小心的开门,然后一阵扫射,最后只干掉了房间内一个断了胳膊的护士,连院长的人影都没见。

显然核心点并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等他们检查一圈毫无发现的去开其他房间时,站在门外不碍事的楚忱才进入房间。

因为之前被那三人翻过一边,屋内显得很是凌乱,书柜上的玻璃碎了一地,被身首分家的护士倒在门口不远,腐臭味冲鼻。

楚忱小心绕过护士,点起了打火机。

院长室并不大,目测15平左右,布置一目了然。

中间一张办工桌,配备着现在已经烂了的布艺靠背椅,一面墙上有窗,窗前的架子上当年应该摆有一些植物,不过现在只剩零星幸存的陶盆。其他两面墙放着书柜,柜内靠近可以看见档案册和收藏品的碎片,一面像是铁质的衣帽柜,关着门,不知是开是锁。

楚忱大致转了一圈,来到了院长的书桌前,地上桌上散落着一些文件。

他弹弹灰,随便抽出一张看了一眼。

竟然是死亡名单,还有一份医院的构造图。

意识到什么,楚忱快速捡起地上和桌上的文件翻看起来。

吱吱——

沉浸在信息中的楚忱猛地抬头,不远处正传来那些人踹门声和枪声,这间黑暗的屋内除了他没有别人。

吱吱——

快速抽出腰间夹子里的木棒,他的目光不由落在护士靠门的尸首上。

吱吱——

在柜子里!

楚忱避开玻璃渣慢慢走近门边锈迹斑斑的铁皮柜,此时时有时无的响声正从那紧关的柜门中传来。

靠在门一侧,楚忱屏息,在确定声响停歇的瞬间,快速用木棍顶住把手拉开了柜门。

嘭——

吱吱吱——

几只红眼睛的硕鼠快速的在脚边一闪而过,看着衣物晃荡的铁柜,楚忱舒了口气。

走上前再看,却有了新的发现。

等楚忱从屋子里出去找那些人的时候,发现那三个人正在围观他厕所的杰作,见他进来眼神略微有些意外。

“你把它们炸了?”白枵抬头示意了一下碎裂只剩一地狼藉的镜片,他们之前遇到过这种东西,实力不怎么样就是数量多烦人。

“没,头发上都是油,就点了个火。”楚忱掏出打火机比划了一下。

“油?”白枵挑眉,之前他们遇上的没有。

楚忱点头解释道。

“尸油,应该是从手术室爬出来的。”顿了一下,他接着道。

“你们在找核心点对么?我知道它在哪。”

这一路观察下来他发现这三个人纪律性很强,为首这位实力不凡,面对他这种违法者也只是常规对待,整体看是个素质很强的队伍。

这群人标记核心的几率很大,如果能加入这些人,或者告诉这些人他猜测到的信息对他自己也相当有利。

白枵对他的话并没有太过惊讶。

他从刚才救下这个人他就发现,对方不同于之前违法进入的新人,冷静仔细,并不在乎积分。

除了力量和身体跟不上,信息搜集和侦查应该受过专业训练,不像是从黑市上那些赌徒,应该是为别的目的而来。

所以他只是平静的说:“继续。”

楚忱眯了眯眼,环境很黑,他只能扑捉到这人的眼睛,里面透露出的信息却足以显示出这人不好糊弄,也不好对付。

“我刚才院长办公室,发现了这里最后的治疗信息和医院构造图,院长选择了在停尸房结束生命。”

“你怎么知道他是死在停尸房的?”白枵反问道。

“钥匙没了,所有病房的钥匙都在唯独停尸房没有,而且暴乱发生在夏季,院长却穿走了冬天用的加厚白大衣。”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足以白枵看清楚忱眼中的胸有成竹。

“走,去停尸房。”白枵对身后的零三零四道。

见对方接受了自己的意见,楚忱大步跟上他们离开的步伐,进一步建议道。

“我建议我们先去停尸房背后的厨房,那件停尸房在暴乱之前,至少堆放了不下两百具死于肺结核的病患尸体,你们应该没有火力坚持到杀死所有怪物。”

白枵的脚步一顿,突然转身,猝不及防的楚忱差点冲上去撞到对方。

不过被对方单手摁肩控制住了惯性。

这是这种极富压迫感的姿势让楚忱很不适,他抖动肩膀想把那只手甩掉,但并没能如意,然后他就听对方低声道。

“所以,现在你不如就一次性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

回去想了想,稍微加了一个前景,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更吸引人一些,很抱歉已经收藏的小伙伴,要是有兴趣可以再看一眼,没有的话后面也没什么太大变动,只要知道攻受曾经见过继续看就好了。(合手鞠躬)

喜欢恐怖游戏实测指南请大家收藏:(m.flshuwu.com)恐怖游戏实测指南飞卢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重生将夜之十二先生 八十年代甜蜜蜜 猎证法医2悬案组 我能推演世界走向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重生恶妇不好惹 我的爱情公寓女友一菲 爱情公寓5:开局娶诸葛大力 海贼:神级抽奖 娱乐:国家队来欺负人了 娱乐:从演反派开始 大唐:咸鱼赘婿 天道图书馆 从急诊科开始神医之路 我被困在同一天一千年 我真的不是NPC 星空道尊 洪荒历 萌妃倾城:奈何王爷要宠我 镇魂:从罗刹街开始签到!
经典收藏 超感应假说 危情追凶 高冷师父是僵尸 妆容入殓师 所罗门王的指环 人猫传说 诡婳之说 道高一丈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路边捡了个未婚夫 冤死录 请魅惑这个NPC 无限剧本杀 凶案侦缉 我有五个大佬师傅 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 铁齿铜牙纪晓岚之飞天状 攻玉 我靠烧香续命
最近更新 高冷师父是僵尸 无限剧本杀 妆容入殓师 摘星匣子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游戏,在线直播 冤死录 我靠烧香续命 亲爱的弗洛伊德 丧病大学 猎证法医3重案组 地球赎回中 猎证法医2悬案组 凶案调查 我有五个大佬师傅 我的鬼神郎君 凶案侦缉 罪恶不赦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落溷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 查有此人 -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txt下载 -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最新章节 - 恐怖游戏实测指南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